“火书记”被双开 搞权色交易的女副市长也栽了

之前在舆论场上被热议的“火书记”火荣贵被“双开”了。今天(1月10日),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

现已查明,火荣贵在担任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委书记等职务期间,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自行其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违背中央决策另搞一套;搞团团伙伙,经营政商小圈子,抱团谋利;不落实中央巡视整改要求;对抗组织审查调查;辱骂殴打领导干部和身边工作人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超标准接待;长期占用宾馆高档套房;经常出入私人会所;违规公款购买、赠送贵重礼品。违反组织纪律,搞一言堂,个人拍板决定重大事项;随意、频繁、大量调整干部;在干部选拔任用中违规为他人谋利;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利用职务影响为亲属和特定关系人经营谋利提供帮助;搞权色交易。违反群众纪律,干涉群众生产经营自主权,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干预市场经济活动。违反生活纪律,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带坏家风。涉嫌受贿犯罪;涉嫌挪用公款犯罪;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火荣贵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地方主要领导,理想信念丧失,宗旨意识泯灭,党性原则缺失,权力观、政绩观、道德观严重扭曲,心无戒惧,蔑视纪律红线,胆大妄为,践踏国家法律,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交织,违纪问题与违法问题并存,六大纪律项项违反。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是典型的“两面人”;蛮横霸道,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急功近利,好大喜功,追求轰动效应,盲目铺摊子、上项目,给任职地方造成严重损失和沉重债务负担。严重破坏民主集中制原则,严重破坏“亲清”政商关系,严重破坏地方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严重破坏任职地方政治生态,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性质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

“海运仓内参”(ID:hycplb)注意到,就在火荣贵被“双开”的消息被公布的同时,中纪委网站还公布了另一个甘肃省官员的消息:甘肃省武威市原副市长姜保红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姜保红是一位女性官员,与火荣贵存在工作上的交集。从履历上看,她出生于1974年,1997年从甘肃政法学院法律系法学专业毕业后,便进入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工作,从1997年到2002年间任职科员。2002年,姜保红在甘肃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职位仍是科员,直到2003年才成为甘肃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科员。此后,她还担任过甘肃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二处副处长等职。应当说,从1997年到2012年,姜保红的升迁速度不算快。

她的仕途轨迹在2012年发生重大转机。这一年,她成为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两年后成为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政府办公室党组成员。2014年后,姜保红担任过武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天祝藏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兼)等职,2016年成为武威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终于在一个城市的重要领导岗位上任职。但好景不长,2018年8月10日,纪委宣布了她落马的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姜保红涉及的问题同样很多、很严重。据纪委通报,姜保红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宗旨意识泯灭,价值观念扭曲,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堕落。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她到底犯了什么事?经查,姜保红在任武威市招商局局长、发改委主任、副市长期间,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严重破坏了任职地方的政治生态;对抗组织审查,伪造证据,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参与超标准接待;多次出入私人会所,接受高档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不如实报告个人外出去向;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职务晋升提供帮助。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这其中的问题果然很严重。尤其是“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和“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这样的表述,在落马的女干部里比较少见。在舆论的通常认知里,权色交易似乎是一些违纪男干部的“特别问题”,但此案说明,触犯党纪国法底线并不以性别来区分,不论是什么性别、什么职位,只要涉及了党纪国法中不被允许的事情,就一定会遭到严惩。

搞权色交易 曾任火荣贵下属的女副市长被“双开”

据甘肃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甘肃省委批准立案的武威市政府原副市长姜保红严重违纪违法案,甘肃省纪委监委已审查调查终结。

经查,姜保红在任武威市招商局局长、发改委主任、副市长期间,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严重破坏了任职地方的政治生态;对抗组织审查,伪造证据,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参与超标准接待;多次出入私人会所,接受高档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不如实报告个人外出去向;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职务晋升提供帮助。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姜保红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宗旨意识泯灭,价值观念扭曲,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堕落。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国纪律处分条例》和《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甘肃省纪委常委会会议暨省监委委务会审议并报甘肃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姜保红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8年8月10日下午,据甘肃省纪委监委消息:武威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姜保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姜保红出生于1974年4月。工作早期,她曾在甘肃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任职。2012年1月,调任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彼时,火荣贵已担任武威市委书记。

姜保红后还兼任武威市政府副秘书长,2013年任武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期间,她还兼任天祝藏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

担任副市长时,姜保红负责商贸流通、教育、卫生和计划生育方面工作,分管市商务局、市教育局(市教科所、市属中学)、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市爱卫办、市红十字会、市疾控中心、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市中心血站、各医院)。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2017年9月至12月,甘肃省委第四巡视组曾对武威进行巡视。

2018年4月,巡视反馈指出,巡视组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移交省纪委、省委组织部以及有关部门处理。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是继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落马后,武威官场再有重要领导被查。

2018年7月13日,甘肃省召开了新任省管领导干部廉政谈话会。甘肃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刘昌林对新任省管领导干部进行廉政谈线余名新任甘肃省管干部参加。他们还集中观看了该省纪委监委拍摄制作的警示教育专题片。观看专题片后,甘肃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刘昌林宣布,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与此同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和甘肃省纪委监委网站向社会公布这一消息。在场的领导干部听后受到极大震撼。

在火荣贵落马当天,武威市人大常委会则召开第十一次会议,决定了重大人事任免事项:决定任命周伟、李进强为武威市副市长,审议通过市人大常委会关于接受李明生辞去武威市市长职务请求的决定,全票通过决定任命周伟为武威市代理市长。

在2018年7月9日,李明生已调离武威市,甘肃省政府任命其为甘肃省农牧厅副厅长,为正厅长级。截至目前,甘肃省农牧厅的“领导之窗”一栏,没有更新相关信息。

姜保红,女,汉族,1974年4月出生,籍贯黑龙江呼兰,2003年9月加入中国,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学士、法律硕士、法学博士,1997年7月参加工作。

2002.09–2003.09 甘肃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科员

2003.09–2005.11 甘肃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科员

2005.11–2008.12 甘肃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科员(其间:2006.12获得兰州大学法律硕士学位)

2008.12–2012.01 甘肃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二处副处长(2007.09–2010.06 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民族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学习)

2012.04–2013.10 武威市招商局局长、党组书记,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政府办公室党组成员

2013.10–2014.05 武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政府办公室党组成员

2014.05–2015.07 武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天祝县委副书记(兼)

2016.09–2016.11 武威市政府副市长候选人,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

【18点见】女市长搞权色交易被双开 她的领导是“火书记”

18点,见证新闻每一天。央视网为您梳理24小时内发生在咱们身边的大小事儿。

1月10日,甘肃纪检监察网发布了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被双开的消息。同日,和火荣贵同时被宣布双开的还有他的老下属、曾共事5年的原任武威女副市长的姜保红。甘肃纪检监察网发布的双开通报显示,火荣贵“搞团团伙伙”,而姜保红“参与团团伙伙”。

火荣贵从2010年1月至2017年4月,担任了7年多的武威市委书记职务。这一时间段也正是姜保红调任武威并升任副厅级的时间。

姜保红是一名1974年4月出生的女干部,黑龙江呼兰人,1997年7月参加工作,2003年9月加入中国,甘肃政法学院法律系法学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1月10日,甘肃省纪委监委发布的通报指出,经查,姜保红在任武威市招商局局长、发改委主任、副市长期间,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严重破坏了任职地方的政治生态;对抗组织审查,伪造证据,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参与超标准接待;多次出入私人会所,接受高档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不如实报告个人外出去向;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职务晋升提供帮助。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人社部10日公布全国各地区月最低工资标准情况(截至2018年12月),其中,上海月最低工资标准达到2420元,为全国最高。上海、广东、北京、天津、江苏、浙江这6个省份月最低工资标准超过2000元。

国家统计局1月10日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1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9%,全年CPI同比涨幅2.1%,为四年来首次突破2%。

专家认为,全年物价上涨有国内外多种因素造成,去年CPI基数较低,国际油价上涨及非洲猪瘟都有一定影响。不过,中国经济不存在“滞胀”风险,未来物价仍在稳定范围内。

广东省中医药局10日发布信息称,当天6时6分,中国首届国医大师、现代著名中医学家、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邓铁涛,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积闰104岁。

据泰国媒体报道,当地时间9日凌晨3时左右,泰国华富里府直辖县发生一起皮卡车与轿车相撞事故,轿车失控坠河,3名中国男子一起坠入河中。其中1人游上岸得以生还,1人遗体于当日下午被发现,另有1人下落不明。

据外媒报道,美国夏威夷州土地和自然资源部发布消息称,地球上最后一只已知的夏威夷金顶树蜗(Achatinella apexfulva),在夏威夷死亡。

这只名叫乔治的蜗牛于1月1日死亡,“享年”14岁。据悉,夏威夷金顶树蜗是一种最初分布在瓦胡岛上的陆生蜗牛,它们的壳曾被用于制作项链。

广州海关9日消息,近日该海关在白云国际机场进境旅检渠道发现一名来自菲律宾的发热旅客,7日被确认为寨卡病毒核酸和基孔肯雅病毒核酸阳性。这是中国内地首次检出合并感染寨卡病毒和基孔肯雅病毒病例。

近日,有自称是河南鹤壁职业技术学院在校生的网友发帖称,该校出台新规,学生不得在上课时段回宿舍。由此,无课学生没有地方可待,甚至有人翻墙进入宿舍楼。对此,学院宣传部工作人员昨日回应北京青年报记者,新规出台目的是为了提升学生上课出勤率,从实施三天的效果来看,确有帮助。

广西柳州市一名女子因琐事,1月9日翻越栏杆跳河轻生,正在岸边的“00后”学生林敏,见状与同学一起拉住轻生女子。女子大力挣脱跳入河内,林敏跳入河中将女子救到河堤边,最终二人被民警救起。

“目前我处于中专实习阶段,很多人都帮助过我,我也想帮助他人。”林敏表示,如果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还是会救”。据办案民警介绍,跳江女子王某18岁,因琐事烦心一时想不开欲跳河轻生。目前,女子已被朋友接走。

北京时间1月9日晚19点,在阿联酋进行的2019年亚洲杯进行了小组赛F组的第一场较量,由日本队迎战土库曼斯坦队。上半场第25分钟,土库曼斯坦的7号阿曼诺夫禁区外冷射首开纪录。下半场第55分钟,大迫勇也禁区内接原口元气送球射门扳平比分。第59分钟长友佑都左路强行切入挑传,大迫勇也轻松梅开二度。第70分钟日本队连续一脚传递渗透,最后由20岁小将堂安律在禁区内射门得分。第77分钟土库曼斯坦队赢得点球,安塔耶夫主罚命中。最终日本队3比2战胜土库曼斯坦队,赢得本次亚洲杯开门红。

1月9日晚,指挥家邵恩执棒国际首席爱乐乐团和北京海燕合唱团,携手廖昌永、王宏伟、王丽达、黄华丽等歌唱家,共同演绎了这部作品。本场音乐会由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东省、江苏省、浙江省六家文联共同主办。交响声乐套曲《大运河》的创作始于2017年,整部《大运河》交响声乐套曲由序曲《水在说》、第一乐章《运河人》、第二乐章《运河美》、第三乐章《运河情》和尾声《向未来》5个部分、共15首歌曲组成。

中央气象台预计,南方地区眼下的这次大范围降水过程还将持续,预计15日至16日,阴雨天气才会暂时告一段落。但北方尤其是华北地区短期内难有雨雪过程。

今明两天(10,11日),西南地区东部和南部、江汉、江南、华南西部和北部多阴雨天气,其中广西、贵州、湖南、江西、浙江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雨。另外,今天(10日),黄淮、江淮等地仍有小到中雪或雨夹雪天气。

作为我国遥感领域的泰斗级人物,李小文院士一袭青衣、光脚穿布鞋、低头念稿子的朴实形象,感动无数人,网友亲切地称其为“扫地僧”“布鞋院士”。2015年的1月10日,李小文院士因病去世,“扫地僧”离开了我们已四年,但艰苦朴素的精神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传承,永远致敬!

近日,合肥消防支队天鹅湖中队王东东灭火后脱掉头盔时,头顶竟开始冒烟。刚从火场走出的他,浑身被烤得滚烫,而室外只有0℃,一冷一热,汗水急剧蒸发。即使被烟弄得睁不开眼,他的第一反应却是“帽子不能脏”。网友评价说:这是最美的“仙气”!

在2019微信公开课上,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做了他自己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演讲,近4小时。“作为一个设置里面的开关一般来说用的人是很少的,但超过1亿的人把这个开关设置了三天可见”,张小龙说,“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朋友圈重新做一次的话,我可能直接让相册变成是私密的”。

华山太华索道被誉为登顶的“天空之路”。二十多名索道检修员日夜不停地守护着这条线路。他们除了要拥有过人的胆量,还要比常人更加细心。检修员张新建说:“把手里的工作做好,把每位游客安全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和其他索道检修兄弟们最大的心愿!”

1月9日,日本媒体报道称,旅日大熊猫香香或将于今年6月归还中国。2017年,大熊猫香香出生于东京上野动物园,自香香诞生之日起,日本民众就开始为其疯狂。2018年6月,香香一岁生日当天,开园前已有约4000人排队。东京都政府日前表示,希望能让香香继续留在东京。

“生活堕落”的女市长与火遍全国的“火书记”同日被双开

落马半年后,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火荣贵被双开。1月10日,甘肃省纪委监委用800多字通报了其严重违纪违法案详情。

严格地讲,此时此刻落马的火荣贵,早已不应被称作“火书记”,因为早在2017年4月,火荣贵就卸下了担任了6年之久的武威市委书记一职。然而,舆论界还是更喜欢用“火书记”这个名字来称呼这位曾经的地方大员,其中原因十分明显,火荣贵在武威任职期间种种“高调”做法,引起了强烈关注。换言之,早在此次落马之前,火荣贵就早已“火”过不止一次。

在中国甘肃网的微信公众账号上,同步公布了“火书记”与老部下原甘肃省武威市副市长姜保红的双开决定。

这位曾长期在政法口工作的女干部,自火荣贵任内被调至与工作履历毫不相干的武威市招商局工作,从此搭乘仕途“顺风车”,从2012年到2016年,几乎一年一个台阶,不到五年就完成了从普通副处级干部到武威市副市长的跃升之路。

同一地方的原市委书记与副市长同日被公布党纪处理决定,并不多见。甘肃省纪委监察委通报显示,火荣贵与姜保红都存在“搞权色交易”、“参与团团伙伙”等问题,这也侧面印证了传言已久的俩人的政治“捆绑”关系。

两份通报都措辞严厉、力透纸背,与之相对应的,是火荣贵担任武威市主要领导期间,对该地经济发展、政治生态造成的严重伤害。

这让许多人大跌眼镜,中华民族自古以来以“礼”立国,尤其是党员干部在工作中更是有纪律、作风要求,对待同志须如“春风一般温暖”,很难想象还有人对同事辱骂殴打。

据当地干部反映,火书记“雷厉风行”、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就对身边的同事、下属破口大骂,甚至是拳打脚踢,当地流传着许多关于他乱发脾气的桥段、故事,长期以来怨声载道。

在主政武威期间,火荣贵的火爆作风从对待同事的恶劣态度一路蔓延到具体的行政风格,通报指出,他“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自行其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违背中央决策另搞一套”、“违反组织纪律,搞一言堂,个人拍板决定重大事项”、“随意、频繁、大量调整干部”、“违反群众纪律,干涉群众生产经营自主权,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字字句句,触目惊心。勾勒出一位地方官员妄自尊大、目无法纪的霸道形象。无怪乎甘肃省纪委监察委网站发文,批评他“蛮横霸道,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

2012年有网友发帖称,某名牌大学本科毕业生通过2011年武威市面向全国公开选拔(选聘)县级领导职位的考核,仅半年时间就升任为该市外事侨务办公室副主任(副县级)。官方回应称,2010、2011年,武威市与该校建立合作机制,以优惠政策吸引人才。这位干部的当选是合理合法的。

此次事件引发媒体的热烈评论和网友的广泛围观,据报道,媒体普遍认为这类“火箭式”升迁不具备合法性、缺乏民众认同。这也符合甘肃省纪委监察委通报中对他工作风格所作的评价:“急功近利,好大喜功,追求轰动效应”。

更具戏剧性的是,当时还创作出了一篇以此次事件为原型的报告文学。书中写道:“没错,火荣贵是准备自己被‘拿’下的。他清楚‘有些事’只要闹到一定程度,其结果是主要责任者必定被‘开刀’。武威一旦出事、出大事、出政治事件,他是市委书记,想避开都难。”

这本书为火荣贵的命运做了一次“神预测”。但结局往往是在过程中定型的,火荣贵主政地方期间,引起公众不满的事情不止发生过一次。

2016年初,驻武威市的《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以及《兰州晚报》《西部商报》等3名记者先后失联。当地称,3人涉嫌敲诈勒索罪,张永生被捕,另两人取保候审。但张永生被公安抓捕的理由却几经多变:一会儿说张永生是在洗浴城涉嫌嫖娼被抓,一会儿说张永生是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发现其违法线索被抓,一会儿又说张永生自述是当地警方在治安大清查中因违法被抓……最终,这起事件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张永生获不起诉而告终。

有媒体报道,三名失联的记者都曾深挖武威一起敏感事件,因此有许多人都怀疑记者失联与此事有关。还有媒体报道这次事件背后的操纵者正是火荣贵,他之所不爽几位记者,是因为他们“太不识相”,多次在报纸上发布武威的负面新闻。

不管是真相还是传闻,这场“乌龙”事件让当时作为武威主政官员的火荣贵着实火了一把,成为各种批评针对的对象。

然而,此事件落幕不久,2016年6月,一篇名为《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50多幅公开场合照,不愧为“表哥”》的网帖贴出了50多张图片,直指火荣贵多次在调研时佩戴极其昂贵的奢侈品名表。这次有图有真相的事件,让火荣贵背上了“表哥”的称呼,再次将他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至今,这篇网帖在网络上仍有迹可循。

“火荣贵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地方主要领导,理想信念丧失,宗旨意识泯灭,党性原则缺失,权力观、政绩观、道德观严重扭曲,心无戒惧,蔑视纪律红线,胆大妄为,践踏国家法律,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交织,违纪问题与违法问题并存,六大纪律项项违反。”

火书记“火”了十余年,最终被钉在了党纪国法、群众口碑的耻辱架上,但他留给众人的廉政反思,弥足珍贵,需要党员干部朝乾夕惕、时时警醒。

也愿被火荣贵之流“严重破坏”的武威政治生态,能如祁连山脉一样,得到及时修复。